“在战争期间,奥巴马本人投票反对资助我们国家的退伍军人和军队。”

作者:司空舴

<p>2008年5月12日,麦凯恩发言人Tucker Bounds特别指出奥巴马于2007年5月24日投票反对2007年财政紧急战争支出措施以支持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持续行动,称这违反了奥巴马经常提出的格言,即投票将是不负责任的</p><p>反对资助现场部队</p><p> “当奥巴马在战争期间自己投票反对我们国家的退伍军人和军队时,巴拉克•奥巴马质疑约翰麦凯恩对美国退伍军人的承诺是荒谬的,”比兹说</p><p>麦凯恩的竞选活动继续在1200亿美元的法案中发布了价值近18亿美元的退伍军人医疗保健拨款,其中医疗设施为5.95亿美元,为退伍军人管理局确定的需求提供了3.26亿美元的建设资金, 2.5亿美元用于VA卫生系统的管理,以及用于精神卫生服务,咨询,创伤支持团队,假肢和康复计划的单独项目</p><p>值得注意的是,奥巴马没有明确反对任何这种支出</p><p>相反,他参与了一场有争议的争论,即是否在法案中加入语言,以便为从伊拉克撤军的时间表设定时间表</p><p>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民主党领袖最初认为增加这种条件是挑战布什政府战争政策的有效方式</p><p>但他们很快就面对坚定的共和党反对派而退却,他们担心他们会因为没有向布什提出他可以迅速签署的法案而被指控推迟向野战部队提供所需的援助</p><p> 5月2日,布什否决了早先的支出草案,该草案载有撤军的时间表,称其“侵犯了宪法赋予总统职权的权力”</p><p>内华达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里德表示,当国会拿出2008财年的国防授权法案时,民主党人可以再次尝试</p><p>但是,奥巴马和其他13名支持者(总共有10名民主党人,3名共和党人和1名独立人士)对一项“清洁”的资金法案表示不满,该法案没有通过投票反对这项措施来解决部队撤军问题</p><p>奥巴马在投票当天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不应该给总统一张空白的支票,继续沿着同样的,灾难性的道路走下去</p><p>”事实上,奥巴马已经表现出对改善军事利益的兴趣,他们在2005年春季开始在一项国防授权法案中插入语言,该法案要求在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接受门诊治疗的士兵支付餐费</p><p>通过他的代理人,麦凯恩未能将奥巴马的投票放在适当的背景下,所以我们不能将这一说法评为真</p><p>尽管如此,尽管奥巴马有他的理由,但事实仍然是他投票反对该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