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儿科医生对特朗普取消DACA感到不满

作者:翟岩

<p>在特朗普政府决定结束DACA(儿童入境延期行动)计划的几个小时内,美国儿科学会(AAP)发布了反对该行动的声明</p><p>参与AAP的66,000名儿科医生是政治,种族和地理多样性的</p><p>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我们关心儿童和年轻人的健康和福祉</p><p>结束DACA对80万儿童和青少年的健康和福祉非常不利</p><p>作为一名儿科医生,这对我们来说毫无意义</p><p>这些儿童和年轻人不是他们自己的缺点;他们的父母把他们带到了6岁的中位年龄,这意味着美国是他们真正知道的唯一家</p><p>他们正在学习,工作,为国家而战,并以其他方式帮助我们的社会和经济</p><p>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p><p>他们不应该让他们的生活逆转</p><p>他们不应该失去他们为自己所爱的人所做的一切</p><p>他们不应受到健康和安全的威胁</p><p>他们不应该被驱逐到他们不知道,不再知道的国家</p><p>这是错的</p><p>这一行动有更广泛的意义,因为它使我们的价值观和优先事项成为一个国如果我们向一群无辜的孩子和年轻人做出如此明显和破坏性的事情,我们是谁</p><p>特别是出于最终的政治原因</p><p>我们正走向一个非常糟糕的方向,一个滑坡进入一个黑暗的地方</p><p>特朗普总统将其留给国会,国会需要采取行动</p><p>这些年轻人需要通往安全和公民的道路</p><p>如果我们牢记我们的想法,....